还原真实的工业4.0

2015-12-11 15:21:57 sophie
 对比德国企业实践工业4.0的历程,我国企业可以明确发展方向,有效规避发展过程中的一些误区,而不是在人云亦云中错失良机。
 
    近两年,关于工业4.0的消息甚嚣尘上,有看好的,有唱衰的,非常热闹。在我国政府推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后,就像在工业4.0的烈火上浇了锅油,一下子炸了。经济学家纷纷站出来说自家的看法,媒体不停地向公众灌输国内外的消息,企业家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各方寻找出路。再之后,智能工厂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智能家居陆续走入寻常百姓家。
 
    这样就是工业4.0了吗?冷静下来之后,反思的结果令人惊恐:在我国多数企业还处于1.0、2.0的时候,4.0能这么快就上手吗?这可能吗?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娃娃,还没学会翻身就先会跑了……
 
    冷静客观者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关键是此后怎么做。
 
    一个“做”字难倒了一大片人。在如此茫然的时候,不妨看一看工业4.0的发源地——德国,看看他们是怎么看待工业4.0、怎么实践工业4.0、怎么推进工业4.0的。
 
    截止到2015年11月,寻找德国工业4.0的资料,肯定能找到不少,其中不乏人云亦云的东西,真正具有指导性、开拓性和研究性的资料少之又少。而《工业4.0实践手册》(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补足了这个遗憾。
 
    德国工业4.0战略是由弗劳恩霍夫研究所和西门子等大型跨国企业发起并推动的。本书正是弗劳恩霍夫研究所关于一本核心的权威资料。它的主编是德国劳动科学家,曾任德国弗劳恩霍夫劳动经济与组织研究所所长和斯图加特大学劳动经济与技术管理研究所所长,被认为是未来劳动科学领域最重要的研究专家之一的迪特·斯帕特。其他的作者均为国际知名的经济学家、劳动学家、组织学家等。
 
    在书中,以迪特·斯帕特为首的德国专家主要研究并回答了下列问题:德国生产型企业期待制造方面有什么样的发展?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新技术(如移动设备、网络物理系统和社交媒体)会给制造业带来什么样的解决方案?灵活性的大趋势会对制造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当然,有一点至关重要,这些问题的答案均来自对数百家德国企业的调研结果。迪特·斯帕特等德国专家利用来自企业的大量图表资料分析了上述问题,并归纳总结出了指导德国企业实践工业4.0的方向、方法和措施。
 
    无疑,这些来自德国企业的第一手资料,对我国企业和经济学家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对比德国企业实践工业4.0的历程,我国企业可以明确发展方向,有效规避发展过程中的一些误区,而不是在人云亦云中错失良机。
 
  第二道鸿沟就是产业投资结构问题。各国对智能制造的投资方兴未艾,在整个欧洲工业领域,每年投资可达到1400亿欧元。其中,未来5年,德国企业在“工业4.0”解决方案上的投资将占其所有投资的50%以上。预计到2020年,德国公司每年投资将高达400亿欧元,生产效率则有望增长18%。
 
  相比较而言,我们的机器人产业投资主要在于科研单位的课题研发,对企业的扶持力度相对较少。尽管在“十一五”及“十二五”期间,国家863计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等多个重大项目都涉及机器人领域,并通过研发补贴的方式支持工业机器人生产企业和用户强化研发,但是,这些扶持计划总体来说比较零散,难以形成协同发展,其整体扶持效果也并不理想。我们亟待建立有效的公共技术平台,以加强关键共性技术和核心功能部件的协同研究与开发。
 
  第三道鸿沟,也是最难迈过的一道坎,即原创性技术的培育。中国机器人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长期依赖进口,造成成本高昂,价格不具有竞争力。部分高端核心零部件目前国内还无法制造,仍然依靠进口,工业机器每个关键技术要想取得研发上的创新突破比较困难,短期内难以得到明显改观。例如,核心传感部件和控制技术的项目研发的周期,一般都在3到5年。
 
  机器人产业将成为未来几十年内全球制造业的角力场。面对机器人产业诸多发展鸿沟,政府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调动市场积极性。在明确产业战略规划的背景下,要强化公共服务,搭建产需对接平台,推动自主品牌市场化应用;同时,要培育龙头企业,形成产业集聚;此外,还要加强国际合作,鼓励开放创新。